今期一尾中特

晋国国君们关于卜筮的那些事儿
发表时间:2020-06-29

上古传承的占卜之事,自商周之际达致巅峰,朝中皆有负责占卜的官员。到春秋之时,各诸侯国君的身边,往往皆有亲近的巫师,国家大事往往要依靠巫臣们的占卜。卜筮的程序是相当复杂的,甚至在《周礼》中对卜筮的重要性亦多有阐述,“凡国之大事,先筮而后卜”,显然在周人的观点中,卜筮就类似于近现代的委员会会议,具有不可违背的决策性。

周人关于卜筮的制度,显然亦跟随分封制,在诸侯列国所推行。晋人亦不例外,当然晋人自小宗取代大宗以后,对这种制度的贯彻,开始出现偏差,往往被国君视作形式上的存在,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
《左传》:“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,卜之,不吉;筮之,吉。公曰:从筮。”晋献公显然已经在执行周礼中关于卜筮的程序上,出现了逻辑上的混乱,所谓“先筮而后卜”,晋献公反其道而行之,其判断的根据是“筮短龟长,不如从长“,严谨的卜筮规则在这种决策下,形同儿戏。这里所透露出的,则是骊姬到底适不适合为国君夫人,可能曾经在晋国朝堂之中掀起争论。

到晋献公之子晋惠公时,晋惠公继承了父亲的观点,依然不曾慎重的对待卜筮。在与秦穆公开战之时,晋惠公请来卜筮官员占卜,其中驾驭国君之战车的护卫,卜筮中显示为庆郑,且都为吉卦。

如果晋惠公尊重卜筮结果的话,显然就会命庆郑为自己驾驶战车。以交战秦国。事实上晋惠公对庆郑不满,认为这个臣子对自己不恭敬,顺发注册,便随便找了个家仆来驾驶战车。所谓术业有专攻,家仆在迎合主子喜好上,可能很有本事,但在行军打仗上,可能并没有庆郑这种专业人士拿手。交战之中,晋惠公为自己愚蠢的决定付出代价,战车陷于泥淖之中不得前进,窘急之下,只得命庆郑紧急救援,这个庆郑显然是个有脾气的人,根本不理会晋惠公,掉头就走。这便直接导致了晋国史上最为悲剧的一幕发生,晋惠公被生擒到秦国。

后来有个晋景公,史书中也算是个比较聪明的君主,执政期间削弱三军六卿大权,扶持吴国遏制楚国,打败齐国,在中原掌握了基本的话语权。但晋景公依然对卜筮之事半信半疑,临死前的头一年里,曾经有巫师占卜,说晋景公吃不到来年的新麦子,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晋景公来年就得死,而且死在可以吃到新麦子的季节里。

晋景公当然是不信这种预言的,该吃吃,该喝喝,虽说心中还是有所忌讳,但毕竟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吃不到来年的新麦子。后来,晋景公果然患上重病,诸侯列国遍寻良医,就是想要摆脱卜筮的结果,好歹活到了麦子出来的季节,晋景公眼看着面前的麦子,心中之欣喜,不言而喻,将当年的那个巫师给抓起来,定了个诅咒国君的罪状,判了死刑。

然后,晋景公跑到厕所里,准备放空下,好好的吃上一顿新麦子,哪里知道这厕所就成了他生命终结的地方。晋景公一不小心掉进厕所,淹死在了粪坑里,新麦子果真是没吃上就死掉了。《左传》里”六月丙午,晋侯欲麦,使甸人献麦,馈人为之。召桑田巫,示而杀之。将食,涨,如厕,陷而卒。小臣有晨梦负公以登天,及日中,负晋侯出诸厕,遂以为殉“,说的就是这段往事。

栏目导航